英语教育机构争相布局 分级阅读体系还需本土化

WayPal英语

2018-01-15 13:56:07

|

      今年下半年,教育机构纷纷开始布局“英语分级阅读”市场。一方面,教育机构通过与国外出版社合作,引进国外分级阅读资源,丰富教学内容;另一方面,专注做英语原版分级阅读的创业公司也开始涌现。

  国内机构为何纷纷引入或创办分级阅读相关产品?英文分级阅读读物和产品在国内的使用情况如何?从国外引入的分级阅读体系如何适应中国孩子的情况?

  

Lexile蓝思阅读测评体系

  以蓝思作为衡量读者阅读水平和标志出版物难易程度的单位,难度范围为0L~1700L,数字越小表示读物难度越低或读者阅读能力越低,反之则表示读物难度越高或读者阅读能力越高。

  度量单位:L

  难度范围:0L~1700L

  使用范围:衡量读者阅读水平和标志出版物难易程度

  普及度:覆盖了全美学生人数的50%

  

指导性阅读分级体系

  (Guided Reading Levels,GRL)主要对读物进行分级,根据读物的词汇难度、句子长度等维度,按字母A到Z的顺序将读物分为26个级别,A级为最低级别。目前,该体系主要用来评估K-8年级图书的难易程度。

  度量单位:A到Z

  难度范围:A级为最低级别,以此类推

  使用范围:标志出版物难易程度

  普及度:在美国小学中应用较广泛

  

发展性阅读评估分级

     (Developmental Reading Assessment,DRA):DRA主要用来衡量读者的阅读水平。通过阅读融入度、朗读流利度、理解力、连续性和专注力四方面考查学生。

  度量单位:最低为“A”,然后改为用数字1-80表示不同的级别

  难度范围:A级为最低级别,此后用数字表示

  使用范围:衡量读者阅读水平

  普及度:教师可以通过学生的DRA成绩为其选择适合的读物

  

AR分级系统

  Accelerated Reader系统采用10进位系统。0为最低级别,12.9为最高级别。小数点之前代表年级,小数点之后代表月份。如AR3.5是指阅读水平达到了3年级第五个月学生应该有的平均水平。

  度量单位:十进位

  难度范围:0-12.9

  使用范围:衡量读者的阅读水平

  普及度:英美等国学校和学生在使用

  

机构纷纷布局“分级阅读”

  与国外出版社合作,引入分级阅读读本资源,建立图书馆;面向C端开放免费和收费的分级阅读平台;将分级阅读教材融入自身的课程体系……今年下半年,不少机构开始布局“分级阅读”市场。

  在分级阅读平台Reading Pro原运营负责人王言男看来,如今英语培训市场越来越关注培养孩子的听、说能力,近几年此类在线少儿英语机构迎来了爆发式增长。纵观目前英语培训行业,阅读这部分市场还相对空白,对教育机构而言,不论是作为自身教学资源的补充,还是开辟一项新的业务领域,都充满想象空间。

  从需求来看,阅读不仅仅是获取信息的重要手段,持续深入的英语阅读有助于培养语感,促进逻辑思维能力、交流能力等多方面提升。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北外国际教育学院院长、WayPal英语首席学术官曹文表示,对于英语学习者而言,阅读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好比中文,想学好必须建立在大量课外阅读的基础上,英文学习也是如此,这是语言学习的规律使然。”

  目前,国内市场尚未形成相对统一、受到广泛认可的英语分级阅读标准。与之相对的是,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早在19世纪初期,就有学者开展分级阅读相关研究,分级阅读体系相对成熟。因此,通过引进国外分级阅读体系的方式填补这部分空白也成为国内大部分教育机构、学校的常规做法。

  

分级阅读产品效果仍待观察

  记者了解到,目前,机构将分级阅读体系应用到相应产品主要有三种方式:

  一是将分级阅读读本资源融入课程体系。如励步英语,通过引进Reading A-Z原版读物资源,丰富阅读产品线。用户可以通过励步云学习APP,根据自身英语能力,有选择地阅读。 

  二是面向B端和C端等的线上分级阅读产品。如扇贝读书,引入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Bookworm系列有声分级读物,读者可以在扇贝读书的网页端和移动端上,选择合适的英文书籍边听边阅读。如引入美国Lexile测评体系Reading Pro面向B端和C端。面向C端用户,提供阶段性测试,评估出蓝思值,并为此匹配相应读物;对于B端用户,提供包括教案、课后测试、教辅资料在内的一整套分级阅读解决方案。

  三是通过建立线下图书馆的形式,开展分级阅读市场。如巴布阅读通过筹建社区图书馆,为学生提供阅读渠道。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大多数的引进动作主要集中在补充原有课程的内容或研发相关课程层面,但由于阅读属于长期投入,见效缓慢,其用户使用效果情况如何有待观察。

  在对用户行为数据进行研究时,王言男发现,开展持续性阅读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学生缺乏阅读习惯,单靠个人毅力进行持续阅读比较困难,需要他人引导、督促。

  “国际学校的学生在阅读的持续性上表现得更好。”王言男表示,这与学校整体语言学习、使用氛围分不开,缺乏实际指导的分级阅读很难推进。今年开始,Reading Pro 转换策略,瞄准B端,通过国内的国际学校、公立学校、留学机构等合作,为其提供包括教材、教案等一整套分级阅读解决方案,把有效的阅读放到课堂去完成。

  记者发现,目前已经有不少国际学校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据媒体报道,北京启明星双语学校采用“Fountas”和“Pinnel”导读系统来给英文书分级,并通过测试学生的英语水平,为其制定相应的阅读提升计划。

  

测评体系、读本资源需本土化

  “分级阅读属于舶来品,作为英语国家语言学习的辅助资源,在被引入中国时,其使用场景、学习目标、教学生态都发生了变化。所以,有必要结合中国孩子的实际情况进行本土化调整。”在线英语教育品牌WayPal English课程与教学副总裁吉劲秋表示。此前,她曾参与引进丽声英语分级阅读项目。

  吉劲秋举例,对英语为母语的国家来说,分级读物会贯穿在整个中小学学生生活之中。以小学英语学习为例,学生会在课堂上、班级书架、学校或社区图书馆、家庭等多种场景下使用。并且,老师会针对学生的读写能力成长情况进行阶段性测试,以指导开展下一阶段的教学。在国外,孩子的分级阅读是一个学、读、测的闭环式学习和成长过程。

  

那么,如何对读物资源进行本土化?又该参考、依据哪些标准? 

  吉劲秋提出:首先是选择级别内部以及级别之间够“缓”,不太“陡”的书,因为国内孩子在外语环境下学习,读写能力的成长速度不可能像英语为母语的孩子那么快;其次是级别、体裁、功能、口味上的搭配,比如,对于起步阶段的学生来说,选择有自然拼读或视觉词功能的读物,可以帮助孩子学习、练习解码识字和拼读朗读能力。吉劲秋强调,选择好读物后,还要结合中国孩子、家庭的实际情况补充资源,比如音频、视频、点读功能、家长阅读指导、教师教学教案等内容,帮助学生、家长、老师更好地使用原版读物资源。

  王言男认为,除读本资源外,分级阅读测评体系也要进行本土化调整。“Reading Pro向蓝思(Lexile)定制了一套适合中国学生背景的测评题库,这套题库是以中国学生托福考试、大学英语四六级等考试成绩为参考,综合参考了国内学习者的英语水准。”

  吉劲秋认为,在英语为母语的国家,分级阅读的推行有相应的教育体系,以及良好的学习生态做支撑。而对于中国学生来说,英语属于外语学习范畴,如果想要英语分级阅读真正在国内落地生效,如何构建学、读、测的闭环,形成能力与素养兼顾的、家校互动的英语阅读学习生态,将是一大挑战。

 

■ 焦点问答

  启蒙期谨慎使用无音频原版书  

Q:孩子遇到不感兴趣的内容就不读;或总喜欢重复读一本书,家长应该做何引导?

曹文(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北外国际教育学院院长,WayPal英语首席学术官):家庭阅读强调的是自主自愿。只要保证孩子每天拿起一本书,不管是大声读还是看画,或只是翻书,这个行为每天能累计发生20分钟,家长就算完成使命。在家庭阅读中,真正目的不是让孩子学英语,而是让孩子爱上阅读,越小的孩子越是这样,这才还原了阅读本身的内涵。

  

Q:怎么判断孩子在英语阅读方面是否有进步?

曹文:只要孩子感兴趣,阅读就一定会发生。家长不需要把关注点放在孩子学了哪些知识,学到什么程度上。有研究表明,自由自主阅读真正产生效果至少要六个月,此前会有一段沉默期,家长要耐心等待。家长也可以借助一些方法,考查孩子是否有提升。如让孩子大声朗读,家长录音并记录下孩子在一分钟内读对的单词数量,每月记录一次,如果在一分钟内读对的单词数量在不断增多,就说明阅读能力在提高。

 

Q:什么时候接触分级读物比较合适?

曹文:我倡导英语阅读要同步,当孩子的语言水平和认知之间差距越来越大时,就很难找到合适的书。建议孩子尽早开展阅读,越晚会越难开展。在英语启蒙过程中,最关键的是兴趣,还有是大量地听。即使孩子没有基础,甚至还没有认全26个字母,都可以开展阅读。

 

Q:如何根据孩子的英语和认知水平,挑选分级阅读读物?

曹文:对2、3年级以上的孩子,可以把选择权交给他们。学龄前儿童,可以挑一级(初级)读物。目前,市面上分级读物并不多,挑选并不难。想提醒家长谨慎使用原版英文读物,特别是不配音频的读物,如果家长无法讲给孩子听,在孩子启蒙阶段,不是合适的选择。

 

 学校案例

  根据学生差异调整阅读教学

  北京大学附属小学英语组组长朱晓媛表示,年级越高,孩子之间的水平差异就越大,特别是高年级,同样一本书对孩子来说难度不一,需要进行简单分级。

  朱晓媛介绍,老师们会引入外研社的测评体系并结合孩子英语水平,为每位学生分级。在书籍筛选上,也会参考市面上成熟的分级阅读读物,并结合孩子的兴趣特点,进行选择,尽可能做到每个级别下的书籍题材、内容丰富。

  朱晓媛说,在学校开展分级阅读过程中,完全按市面上的分级阅读体系实施不现实。一方面,课堂时间有限,老师只能占用课堂教学时间,很难单拿出来较多的课时给到分级阅读;另一方面,分级是否科学、系统,题材风格是否符合孩子的喜好,需要老师在了解自己学生的基础上进行筛选,要耗费很大的精力。

  北大附小英语老师张俐说,阅读是个人的行为,每个孩子有自己的节奏和习惯,需要自主进行调整。如果孩子遇到感兴趣的书,效率会非常高。

  张俐认为,老师要做的是引导孩子建立起良好的阅读习惯,当阅读达到一定量的时候,孩子的能力一定会得到提升。“我们不会给孩子布置硬性任务,不会让阅读变成一种负担。”

 

(本文转载自新京报,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分享文章:

{{authorInfo.nickname || '无名氏'}}

{{authorInfo.signature || '还没有简介哦'}}

WayPal课程顾问

扫一扫

{{commentsTotal}}评论

{{item.author}} · {{item.created | getDateDiff}}

回复  {{item.qc_nickname}}: 

回复

我也是有底线的

评论留言

最多评论150字哦

回复: {{commentUser}}

登录后才能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