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在亲子阅读中规划错了,后果竟如此…

冯雪

2018-05-16 14:29:12

|

小中阅读

 

学龄前阶段,启蒙阅读润物细无声;

小学低年级,通过阅读逆袭并非梦;

到了小中时,这个过渡暗潮涌动期,

又该如何进行家庭英语阅读?

快来看看冯雪老师今天带来的真实案例,

不得不提示各位家长,

孩子的变化往往是大人从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果家长的规划和策略错了,

很可能让孩子对英语丧失兴趣,

甚至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三年级现象,在千差万别中找到启发

三四年级是个过渡阶段,特征混杂又不稳定。一些孩子仍然处在萌童期,对家庭比较依恋,愿意按照家长的安排来进行学习;而另一些孩子开始显露个体化和个性化的特征,自我意识增强,也就不再不假思索地遵从父母的意愿,时常口服心不服,暗地里较劲。

这是孩子成长过程中自然会经历的阶段,也是需要经过的阶段,对孩子日后成人具有重要意义。当然,它也会给没有思想准备的家长带来前所未有的困惑和麻烦,因为孩子不再那么“乖”、那么“听话”了。

另外,三年级以后开始英语阅读的孩子,在选择读物的时候往往会面临一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局面——能看懂的书感觉幼稚无趣,有趣的书却又看不懂。尤其中文阅读体验好、思想丰富的孩子更是无法忍受这样的“降级”。

最后,通过背单词、练语法、中英对译的方式启蒙的孩子,在这个年龄突然转向轻松、流畅的听/阅读,在观念和预期上会有很多的“放不下”:简单的书能学到东西吗?不认识的单词怎么可以跳过去不管?听/看懂了吗?理解得对吗?能记住吗?这能有用吗?有没有问题和答案呢?……这些都容易造成心理上的困扰,导致放弃。

 

 

根据我的经验,三四年级开始尝试英语阅读的孩子成功和不成功的比例没有太大差别,都很多。所以还是想提醒在三四年级前没有带孩子接触过英语阅读的家长们调整自己的心态,在动员孩子开始阅读之前做好两手准备:

  • 如果我的孩子是属于可以接受转换,尝试英语阅读的那一类,那么我就尽力配合他去尝试探索。
  • 也许我的孩子在短期内已经不适合进行英语学习模式的转换了,或者我对他的影响已经达不到很大的作用(甚至会起反作用)了,那么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支持者或者建议者尽力而为、适可而止。勉强为之的效果也许会适得其反。还有一个思路是转而通过老师或周围的家庭来带动孩子的英语阅读,这或许比直接在自己孩子身上下功夫更容易些。

 

 

面对这个阶段的孩子,我们难以提供一个普适的思路或范本,也无法以一两个典型案例来说明具体的做法,因为那样肯定会挂一漏万。借此机会和大家分享两个四年级家庭里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会给家长孩子们带来一些启发。

 

两个孩子阅读能力从基本相当,到后期产生巨大差异!?

嘉嘉和小义(均为化名)是曾经参加外研社“爱阅团”家庭英语阅读项目的两个四年级的孩子,嘉嘉是女孩,小义是男孩。他们之前都没有上过英语特色学校,但是家长都具有基本的英语辅导能力。英语亲子阅读起步都是从孩子8岁左右(三年级)从外研社分级读物开始,每天都能保证固定的阅读时间,且阅读的频率和每次阅读时长相近(晚饭后30-60分钟不等)。然而在这么多相似之上,两个孩子却在半年中经历了非常不同的过程,最后产生了完全不一样的结果与家长评价。

 

我们先来看一下嘉嘉的阅读轨迹。在参与“爱阅团”的半年内,嘉嘉平均每天阅读50-60分钟,从阅读千字左右分级读物飞跃到阅读近20万字的长篇英文原版小说。她前期从外研社分级读物第8、9级开始(每本大约900词左右)陆续听读共计19册,期间穿插国外原版儿童读物9本,长短不一,Lexile 值在500L-600L间(难度相当于美国小学三年级平均水平)。三四个月以后开始阅读原版英文小说《哈利波特与火焰杯》(190637字,Lexile值为880L,相当于美国小学四年级的难度),用时一个月读完整本书,并主动要求读下一本。妈妈在结项访谈中非常自豪地提到:“孩子的猜词能力进步不小”、“拼读能力也提高了”、“阅读速度太快了”、“遇到精彩的地方会主动给家长朗读”,并且阅读习惯在“爱阅团”项目结束后还能够继续坚持。

小义从阅读外研社第七级读物开始,每天平均阅读时间初期为50分钟左右,后期为20分钟左右,半年时间陆续读了第六到九级二三十本分级读物(阅读量总计16186字)。五六个月后开始阅读《书虫》第一级中的《唐吉坷德》等读物。半年内总阅读量两万字左右。访谈中,家长反映“孩子的阅读能力提高了”、“英语成绩提高很多”、“知识眼界也开阔了”,但是“阅读主动性还是不高”、“寒假过后很难坚持”。

在半年时间里,两个孩子的阅读能力从开始基本相当,到后期产生巨大差异,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除了性别这个明显的因素,我们还通过对比家长日志发现:家长对英语阅读的规划和策略与孩子的阅读表现有很强的相关性。

 

 

 

家长对英语阅读的规划

首先,两个孩子的家长对阅读内容及数量有不同的规定。

嘉嘉的阅读过程呈现出很大的灵活性和自主性,而小义的读却极具规律性和强制性:

 

  

(表一:阅读规划比较)

 

概括地来说,嘉嘉的阅读只有大致固定的时段,但不限书目、不限时长,孩子自己挑书(可重复旧书也可读新书,同一系列可以分开读,甚至跳过某些书不读),每次根据心情自己把握今天多读会儿还是少读会儿。“十一”长假最后一天,家长日志显示嘉嘉一下子读了将近3个小时,一共14本分级读物。包括曾经读过的《唐吉坷德》及《绿山墙的安妮》等。家长点评:“好像特别喜欢《快乐王子》,看了3遍呢。”

另外,嘉嘉的家长非常重视捕捉孩子的阅读兴趣,围绕兴趣点为孩子提供大量可选资源(除了项目配发的一百多本读物,家长还给嘉嘉购买了很多国外原版书籍)。访谈中妈妈说,很多的时候,孩子是因为看了某本书改编的电影,或者翻译的中文版,对书的内容产生了兴趣。于是家长就根据孩子的兴趣去买这本书及其整个系列。

另外,家里也给了嘉嘉充分的自由度,买来的书怎么看、看多少就“随她了”。事实上,孩子并没有因为家长没有规定就不读或者偷懒。相反,因为书籍本身的吸引力和阅读时的美好感受,嘉嘉经常一天看好几本书,读过的书也能时常复读。

 

 

相比之下,小义父母的日志显示了很强的规划性和单一性:从外研社第6级到第9级,每个级别4本,一本接着一本读。一天只读一本书,一周背完一本书,然后进入下一本书。阅读过程秩序井然,没有跳跃也没有反复。在记录中我们看不到孩子的选择,但是在家长群里,妈妈曾经有一次和大家分享前天晚上的经历:“我家爸爸是要求所有读过的书都要背下来的。昨晚孩子想偷懒,我们就… … 最后全家奉陪到夜里两点,他最后还是背下来了!小孩子还是要逼一逼的。”

访谈中家长表示小义这半年进步很大,“学校的功课一下子变得轻松了”、“期末没有特意复习也考了90多分,之前的三年每学期考前都要专门复习也只考70多分”。不过,爱阅团结束后,小义的英语阅读也停止了。家长想尽了各种策略,而孩子“自觉性”还是不高。

 

家长对待家庭英语阅读的策略

除了阅读规划的差异,我们也在两个家庭的阅读策略上找到了不同。下面这个表格中列出两个家庭的读前、读中和读后做法,相信大家可以一目了然。

 

 (表二:阅读策略比较)

 

访谈中嘉嘉的妈妈举了一个例子:“国庆假期少了每天放学必听的环节,但由于节日大堵车,倒增加了很多车内裸听的时间,先是给她放《安徒生童话》,但她说不好听,只得换了,《小屁孩日记》是以前她边听边看过的,很感兴趣,这两天不知不觉已经听了两本书。今天没有外出安排,她主动拿出了这套书,选了这本没有音频的看起来。”

 

 

小义的父母是这样解读积分奖惩制度的:“0.5积分等于没有饭吃,或者没有玩的时间” 。如果孩子不愿读某本书,不能读完一本书,或者不能背诵一本书,也会有同样的扣分措施。他们在访谈中多次表示“没有能够调动起孩子对阅读的主动性”。这个结果有可能是积分奖励制从某种程度上把孩子对书籍的兴趣转移到获得奖励、逃避惩罚上了吧?

 

 

以上是两个真实案例,他们有各自的成就和不足,在不同阶段、从不同角度也可以有很多解读。希望家长朋友们能从自己的情况出发,获得一些提示和启发。如果有感想或疑问,欢迎在留言区畅所欲言。

 

 

致谢:以上案例根据“北外青少”王蕊老师的论文《家庭英语阅读中家长指导方式与孩子阅读兴趣间关系的个案研究》整理,略过了原文中的理论分析部分。感谢王蕊老师的细致观察和提炼!如果大家对儿童学习动机和自主阅读能力培养感兴趣(留言区举手超过20人),我们下一期可以增发原文中的理论解析部分。

 分享文章:

{{authorInfo.nickname || '无名氏'}}

{{authorInfo.signature || '还没有简介哦'}}

WayPal课程顾问

扫一扫

{{commentsTotal}}评论

{{item.author}} · {{item.created | getDateDiff}}

回复  {{item.qc_nickname}}: 

回复

我也是有底线的

评论留言

最多评论150字哦

回复: {{commentUser}}

登录后才能评论哦